疫情之下,海外的曲靖留学生和华人情况如何?

2020-04-13 09:49:44 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 点击数:284


截至北京时间4月11日20时5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64万例,其中美国纽约州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法国、伊朗等国家。

没有一个国家能在这场浩劫中幸免于难,其中非洲、东南亚、南亚等地区虽然确诊人数少,但并不意味着患病人数不多。

得益于前期的严防严控,中国本土病例的增长已很少,这时,中国成了“安全岛”,也成了海外华人华侨们寻求避难的希望之地。随着海外疫情形势的紧张,中国削减了大部分的航班,华人华侨到底能不能回来、要不要回来成了十分具有代表性的话题。

处于海外疫情之下的曲靖留学生和华人,他们的生活和学习经历了哪些变化?又有着怎样的烦恼与期待?记者对其中一些人进行了连线采访。

留学生凡凡:疫情之下我选择留在德国

坐标—德国北莱茵 威斯特法伦州的亚琛

记者:据你所知,周围的疫情如何,当地政府采取了哪些政策措施?

凡凡:德国是以州为单位进行管理。我们州目前是德国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学校已经停课2周,餐厅和商场几乎都处于停业状态,只有药店、医院和小卖部正常运行,但是室内都会控制人流,一般小店里不能超过2个顾客同时购物。一开始政府只是强调要多洗手,呼吁大家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轻症患者自行在家隔离,有志愿者给隔离者们送生活必需品。随着疫情的不断加重,现在政府禁止3人以上的聚众活动,但可以正常购买生活必需品,出行建议戴口罩,可以出门散步、遛狗等。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发表了电视讲话,希望每个人重视疫情,减少外出,共渡难关。

记者:这几天的生活状态如何?疫情对于学习、生活的影响怎样?有采取过什么对策吗?

凡凡:我们在一个月以前就开始避免去人多的地方了,但是还在图书馆正常学习,直到3月14日学校关闭了图书馆和所有的自习室,16日宣布所有考试延期,新的考试时间待定,我们才安心在家宅了起来。目前就是在家学习、打游戏,晚上去人少的地方跑步,3天左右去一次超市购买食物。疫情对学习和生活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原定4月的实习计划也被推延,因为公司也是停业状态。目前也没有很好的对策,就是继续复习考试,等学校和实习公司的通知。

记者:有过恐慌吗?最担心什么?

凡凡:没有特别恐慌,我们能够很快得到最新的消息,包括本地新增确诊、死亡以及治愈等最新信息,加上住在郊区,人口稀疏,空气也不错,所以没有特别恐慌。感觉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更紧张一些,很担心家人和朋友的安危。国内刚爆发疫情的时候,有感受到种族歧视,后来很多德国媒体也有批评这种行为,现在就几乎没有歧视了。 现在就是担心学业能不能按计划完成,以及毕业以后的工作问题。中国大使馆会给留学生免费发口罩,我们都领到了。

记者:家人担心吗?是否每天都要报平安?

凡凡:家人朋友都很担心,毕竟数据一直在涨,我会定期报平安。父母在了解我这边的情况以后,也放心了一些,他们知道我所在的地方比较安全。

记者:思考过去留的问题吗?

凡凡:没有想过要在这个时候回国。首先是因为长途飞机很不安全,感染风险大,这个时候回国不仅自身不安全,还会增加相关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其次是要等待学校和实习公司的通知,留在这边方便及时做出反应。

记者:疫情对你个人生活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它又给你带来了什么不同?

凡凡:疫情对我的生活和学习都有很大的影响,几乎打乱了所有的安排。但是对于我来说同时也是一个真正的假期,可以做很多平时没时间做的事情,认真思考自己今后的安排,觉得时间都慢下来了。

记者:最近有什么神奇的见闻吗?

凡凡:神奇的见闻就是大家都在疯狂地抢购卫生纸,楼下超市的卫生纸货架已经空了两周。还有见到周日过来找朋友借卫生纸的老爷爷,他可能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天。

记者:对于疫情下的中国、德国、世界......你有什么看法?

凡凡:这次疫情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是最有人权的国家。西方大部分人都觉得中国没有人权、人民不自由,然而疫情之下我们是真的能做到人人平等,任何身份年龄的人都有被治疗的资格和权利。相反欧洲很多国家,例如西班牙、意大利,在近期都先后宣布了公立医院不再收治70岁以上的老人,放弃治疗老人,政府也不愿意资助自己的国民住ICU进行治疗,私立医院价格昂贵,即使有治疗条件也不愿收治付不起费用的患者。

记者:有什么关于口罩的故事吗?

凡凡: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我身边认识的留学生都在买口罩往家里寄,德国药店先是涨价,之后口罩就一直处于售罄的状态。后来德国疫情爆发,德国人也纷纷买了口罩,德国亚马逊上的口罩卖到天价,依然很快售罄。然而大部分德国人觉得戴口罩的是病人,加上政府也强调勤洗手比较重要,因此街上很少见到戴口罩的人。随着政府呼吁大家戴口罩,很多买不到口罩的德国人开始用厨房纸、布料等自治口罩,还有网上教学。

留学生小明:以其担心,不如保护好自己

坐标—德国 巴登符腾堡州 卡尔斯鲁厄

记者:据你所知,周围的疫情如何?当地政府采取了哪些政策措施?

小明:截至今早(4月2日),德国感染人数104000+人,我们这个州是全德国感染密度最大、感染人数第二的州,本市目前报道有256人感染。政府采取的政策是轻症患者在家自我隔离,重症患者住院治疗,除了民生必需的商店,比如超市、药店等,其他商店强制停业,提倡在家办公,减少外出,并发放在家办公补贴。由于欧洲文化影响,至今仍然少有德国人戴口罩,戴口罩的大多是华人或者其他族裔人群,政府对此的建议是,人与人之间至少距离1.5米,多洗手,禁止人群聚集,只有住同一个公寓的人可以一起出行,不住在一起的人不能一起出行,减少接触,街上如果看到多人出行,警察会询问和干涉。

记者:这几日你的生活状态如何?疫情对于你的学习、生活有什么影响?有采取过什么对策吗?

小明:目前所有学校都停课,也不举行任何考试和教学活动,学校相当于全面关停,我们也正好处于假期,开学时间推迟到4月20日,并且以网课的形式教学。生活方面,我基本就是自己在家隔离,每周戴口罩出门去超市买菜一次,回家就消毒,其他时间都呆在家,自己做饭看书看电影,感觉生活比较闲适,心态也比较好。

记者:有过恐慌吗?最担心什么?

小明:我本人不太恐慌,身边有比较恐慌的同学,大家每天都在担心这些问题,我就还好,担心也没用,保护好自己,注意预防就可以了,要是感染了也没有办法,相信自己也可以自愈(迷之自信)。虽然现在航班极少,基本上回不了国,但是我觉得呆在这边问题也不太大。我之前比较担心超市会出现意大利那种情况,货物供应不足,大家疯狂囤货,导致买不到食品和生活用品,不过现在都好,没有发生我担心的情况,所有超市都供应正常,但是我自己还是屯了一些大米、面条等等。

记者:家人担心吗?每天都要报平安?

小明:我父母确实对我很担心,现在联系就比平时频繁了一些,但是我每次都安慰他们没有事,我在这边也没有问题,我已经出门很少了,防护做得也还行,他们看我生活状态比较好,就减少了一些担心。

记者:考虑过回国吗?

小明:回国的问题确实想过,但是考虑到回国要乘坐长途飞机、火车等等,这个过程的感染风险相当高,所以权衡了一下,觉得就呆在这边更安全,以不变应万变。再后来,就彻底回不去了,我的大部分同学也都没有回国。

记者:疫情对你个人生活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什么?它给你带来了什么新的感受?

小明:影响就是觉得生命健康最重要,也觉得身边的亲人朋友很珍贵,希望大家都健康平安快乐。还有就是觉得中国政府比较强有力,中国人民也很伟大,大家统一团结,听从政府号召调遣,在这种重大公共事件上体现了中国体制的优点。相信合理的政府决策和民众的科学抗疫,会使疫情很快结束,恢复正常秩序。感谢每个为抗疫做出努力和牺牲的普通人。

记者:最近有什么神奇的见闻吗?

小明:神奇见闻,就是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德国民众都去抢购厕所卷筒纸,导致现在超市都在限购,每人一提,我也搞不懂卷筒纸跟疫情有什么关系,以至于很多中国同学也跟着抢购厕所卷筒纸,虽然并不清楚为什么要抢。还有就是这边的口罩和消毒液都买不到了,然后就有不良商家屯积居奇、高价卖出,存在很多口罩黑市。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在德国还没有疫情的时候我就网购屯了足量的口罩,后来买不到之后还分了很多给周围的同学朋友。欧美好多人都不戴口罩,一般戴口罩就表示得了严重传染病,所以如果是平时你戴口罩出去,大家都会远离你,这次疫情就更惨了,要是戴口罩出去就常常遭到辱骂,甚至被打。一开始就犹豫要不要戴口罩,不戴怕有感染风险,戴了怕被骂被打,所以就干脆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了。直到最近可能疫情太严重了,全国都很重视,民众对戴口罩的容忍度才提高了。

记者:对于疫情下的中国、德国.、世界......你有什么看法?

小明:现在中国控制得已经比较好了,也是牺牲了全国经济发展换来的,很多国家做不到这样,不过我希望所有政治家在做各种决策之前都更在意他们的人民,真正把人民当做自己的亲人来看待,而不是只有自己的利益和前途,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控制疫情。

记者:有什么关于口罩的故事吗?

小明:我本来也有囤积口罩再卖高价的机会和头脑,但是我从一开始就不愿意这样做,我觉得这种大量占用紧急公共资源不应该成为牟取利益的手段,所以对这种人也很看不起。另外,我已经毕业两年的母校——大连理工大学仍然记得我们留学生校友,并有老师不辞辛苦地来统计我们留学生的人数后给我们每个人寄50个口罩,令我深受感动。

记者:给留守在德国的留学生说句心里话吧!

小明:面对疫情不恐慌,认真对待,坚持做好平时的消毒预防工作,不信谣不传谣,保持正常生活起居,德国加油,祖国加油,守望相助,战疫必胜。

在美华人刘先生:该生活还是要生活,该去的地方还是要去

坐标—洛杉矶

记者:据你所知,周围的疫情如何?当地政府采取了哪些政策措施?

刘先生:加州疫情较为稳定,洛杉矶地区重镇住院人数在600人左右。政府先前已经发布居家令并且会维持到四月底,目前市内有数百个检测点提供免费检测。

记者:这几天的生活状态如何?

刘先生:我身处IT行业,每周一半时间居家工作。超市食品充足,卫生纸缺货。除此之外影响还有餐馆和饮品店仅仅提供打包外卖服务,火锅店也完全关停。各类公共场合、海滩关停。方便之处在于上班回家路上不必担心堵车了。

记者:有过恐慌吗?最担心什么?

刘先生:不是非常恐慌,就是担心疫情长期化对经济会有很大打击。

记者:国内的家人担心吗?

刘先生:家人看数据之后每天会问候我的情况。

记者:想过回国待一段时间吗?

刘先生:目前工作生活基本要素影响都不是很大,是可以接受的范围,还是会选择留在这边。

记者:疫情对你个人生活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刘先生:股票市场剧烈波动导致的损失以及投资计划推倒重来。

记者:最近有什么神奇的见闻吗?

刘先生:车流量减小之后市政加大了修路力度。

记者:对于疫情下的世界,你有什么看法?

刘先生:疫情会深刻改变全球化的格局。

记者:有什么关于口罩的故事吗?

刘先生:口罩给很多人感觉更像是一种Asian style,亚裔群体很容易接受,其他族裔更愿意采取手套的做法。但目前市政府已经建议大家戴口罩,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口罩。我认为口罩是非常有效的防护措施。一、二月份发生过代购扫空口罩的问题,所以一段时间内非常难以买到口罩,目前情况缓慢改善。

--曲靖日报

(佚名)


标签: 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疫情 海外 留学生 华人

国外常识»海外生活  最新文章
国外常识»海外生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