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出国劳务复苏 走完重启第一步

2020-11-05 08:54:12 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 点击数:99


11月1日,沈阳出国劳务行业。

一家大型劳务派遣资质公司在一天内发布了近20条招工信息。下游代理公司闻风而动,一个个跟单电话打过去,经历复制、粘贴、转发,20个招工简章就变成了200个、2000个。

朋友圈的一个招牌动作,往往就反映了这个行业的精气神。

眼下,沈阳出国劳务市场正在舒筋活血,像个病后初愈的人行走在阳光下,两三步就能恢复一截元气。

2020,疫情像一阵飓风刮过。出国留学、出国移民、出国劳务,行业波及在所难免。问题是,飓风过后,闸门开启,怎样尽快恢复生机?

出国速递调查发现,沈阳出国劳务行业,已经走完重启第一步,正迈向全面复苏的第二步。

归去来:大户放单小户跟单

半个月前,新加坡宣布进入防疫第三阶段,也意味着新加坡已经做好了迎接更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准备。来自日本方面的招工视频面试最近频频上线,韩国打工限制也在一天天地宽松,出国招工、申签进入了复苏新阶段。

业内都在说,咬紧牙关的日子已经快过去了。当初偃旗息鼓的小公司也在张罗着营业,四处搜集招工信息,召回休假的员工。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疫情时期,大家的困难明明是一场不可抗力,但一个个企业大户侧眼偷瞄的却是身边的同行,你不停工我不歇业,偷偷较劲看谁熬过谁。

但私底下的斗气反倒成了精神上的打气,大公司坚守的身影,让整个行业在几个月里没有失去信心,如今难熬的日子一过,拍拍灰尘提振精神,大家难免相视一笑。

在官方公布的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名录里,辽宁省有51家出国劳务资质公司,其中32家来自沈阳,占比63%。

由于地缘关系,沈阳与大连一起,几乎占据了省内劳务派遣市场80%以上的份额。

然而32这个数字,并不代表市场的全貌。它只是发出隆隆响声的引擎,引擎背后是四通八达的下游市场,遍布国内各地分公司、成百上千的代理商,共同组成了这个市场最有活力的部分,链条向下伸展,资源向上输送,才是行业的真相。

因此,当疫情的闸门开启,大户放单只是摇旗,小户跟单才是呐喊,行业的真正复苏,不是一位两位主角的卖力领衔能够主导的,还需要群演们的全情投入。

借东风:20年派遣数十万人

沈阳出国劳务市场发展至今,已近20年。按年代划分,业内有个说法是:70后试水、80后创业、90后跟班,00后接班。

一辈人的时间里,除了此次疫情,沈阳出国劳务行业一直在走顺风路,东风之后又是东风,先后出现了辽宁欧美亚、辽宁恒志、华裕境外就业等众多大品牌劳务机构,对外输送了数十万名出国打工人员。

根据统计,仅欧美亚一家就在15年里,先后对外派遣了2万余出国打工人员,其中对新加坡一个国家就派遣了超过8000人。

市场的蛋糕有多大?据世界银行报告指出,中国2017年收到海外务工人员的汇款总数为64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而辽宁省每年约有7.4万人出国打工,在全国排名第四。

正负压:国外用工是刚需

据了解,沈阳出国打工人员的目的地主要有4个:日本、韩国、新加坡、新西兰。一些大企业的招工项目也涵盖非洲、中亚和东南亚国家。

这一市场的形成分内外两个因素。

国内市场形成了多年的打工潮,过剩的人力资源从小城市向大城市流动,由三线、二线向一线城市流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了大量的用工岗位,而薪水落差就形成了市场的正负压,哪里薪资高,人就往哪里流动。

正负压同样存在于国际市场。周边日本、韩国、新加坡因为劳动力人口有限,出现了一些临时性、辅助性和替代性的岗位,同时因为经济发达,薪资水平要高于国内。

以日本为例,由于社会老龄化,到2020年,日本新生人口已经连续5年创新低,由于教育先进、现代化进程加快,人们更愿意从事更好的职业,基层人力市场一直留有巨大缺口。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新加坡、新西兰等国家,因此疫情一旦得到控制,政府部门便迅速倡导复工复产,开放边境,允许国外劳务人员进入。

只要国内外劳动力资源的正压仍在,国外薪酬的负压吸引,双重作用力下,出国劳务行业的复苏,就一直都是计划内的事。

(佚名)


标签: 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沈阳 出国打工 复苏

行业动态»劳务信息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劳务信息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