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子独闯新加坡:从打工妹到女老板

2010-10-12 21:51:17 联合早报 点击数:1982


  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刊文讲述了一个中国四川女子从“打工妹”成为新加坡女老板的故事。全文如下:

  1996年从中国四川成都红光电子技术学院机电一体化专业毕业的倪红,在成都红光电工公司设计所曾从事过半年的机械装备工作,是名普通的打工族。当时,她的主要工作是负责配电箱的组装,把不同的电子原件按电路图的要求,组装成一台台不同规格的配电箱。

  倪红说,虽然这样的工作对女孩子来说并不太适合,有时候还需要做一些体力活,但刚刚走出校门,也不失为一个锻炼的好机会。后来因为机缘,倪红还被聘为四川有线电视台经济信息频道的记者,针对不同的行业做专题报道,虽然只做了半年时间,还是丰富了生活阅历。

  1997年底,倪红在曾经工作的工厂外,看到一则到新加坡工作的招聘信息,不禁为之一动。经过了几番笔试和面试后,她被正式录取了。

  倪红刚到公司先接受了短期培训后,就被分配到生产线,成为一名生产操作工人。接下来又在半工半读的状态中,接受了三个月的NTC3培训课程,每个月早晚班轮换,而一个班要做12小时,非常辛苦。

  倪红说:“当时工作量其实不大,最大的挑战是上夜班,身体上完全无法适应。上班的时候眼睛必须一眨不眨地盯着转动的机器,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差错。”

  学习三天就单独操作机器

  至今还让倪红记忆犹新的是,第一天被分配到生产线上,领班的是个马来人,他领着新加入的员工在生产线逐个介绍一番,之后就安排给不同的师傅学习操作机器。没想到,就这样在走马观花似地培训学习三天后,领班就给了一架机器,让倪红单独操作。

  当时,她还以为他这么做,明摆是欺负人,窝了一肚子的气,心里也一直在嘀咕着:为什么只给她一个人这么快上手,而其他人还在接受培训?

  后来她从同事那里才了解到,那名马来族领班在私下说,她不仅是第一个敢用英语跟他讲话的新员工,并且发现她学习东西领悟非常快,所以才敢放手让她单独操作。

  获公司赞助修读学院电子工程系

  由于在工作中表现突出,倪红获得上司赏识,不仅调配她到其他部门培训学习,还送她在业余时间修读NTC-2电子技术课程,修读完两年的课程后,又赞助她修读淡马锡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倪红深知作为一个外国员工,有这样的机会去读书非常不容易,所以特别珍惜,在工作中更加积极。

  通过工作之余的进修课程,让倪红的命运开始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就在她即将完成五年的课程时,她被提升为公司品质管理部门的技术员,正式毕业后又被提升为助理工程师,开始参与公司很多项目的起草和实施。

  本地安娣认做干女儿

  回想起这12多年来所经历的崎岖坎坷,她感触甚深,说:“在工厂做工的时候,还认识了一个本地的安娣,两个人相处得特别好,两年后还认我做她的干女儿。”

  倪红从内心特别感谢公司对待员工,尤其是外来员工,能一视同仁,给予学习的机会,进而提拔重用,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在淡马锡理工学院毕业后,倪红的工作准证也从原来的WP转到了SP,后来成功申请成为永久居民。回想起当初申请到PR时的情景,倪红说:“我当时真的太激动了,激动到眼泪不停地流,这么多年的辛酸,在那一刻觉得是值得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如今,倪红也已成为新加坡公民。

  建立自己的火锅品牌

  结束了电子工厂工作近十年的打工生涯后,倪红开始想要自己创业。她说:“对一个异地的打工者来说,哪能一时拿出那么多钱来创业呢?刚开始工作时,工资只有500新元。这么多年下来,其实自己也没有攒下多少钱。”

  倪红动用了仅有的一些积蓄,又从朋友那里借来一部分钱,在2009年初与朋友合伙,在武吉士一带开始经营“金筷子成都火锅”。

  面对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火锅店,倪红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她说,俗话说得好,“卖石灰的不能见卖面粉的”,正因为他们都以为对方是竞争者,她倒是觉得生意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