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达州厨师在利比亚打工

2010-10-24 00:06:00 达州日报 点击数:1309


  --达州人在外地系列报道之一

  罗陈峰,这位出生于一九八二年的达州男孩于二00九年六月十日踏上了出国打工之旅。今年九月回到达州后,他告诉记者,十五个月的利比亚之行,他永生难忘,他要与更多的朋友分享这段乏味而美好、孤寂而精彩的人生经历。

 

  第一次进入非洲热带沙漠
  2009年6月10日下午,我们赴利比亚一行58人告别送行的亲朋和好友,从达州火车站出发,满怀希望踏上了新的旅程,走向新的工作岗位。
  我们坐火车到达北京后,还来不及休息就来到首都机场坐上了去土耳其的飞机,在土耳其稍作停留后就转机直飞利比亚首都黎波里。中国水电九局有限公司援建的非洲阿拉伯国家利比亚乌姆艾拉尼卜市2000套小区住房工程项目部人员,早已在黎波里机场等候着,并为我们联系好了去乌姆艾拉尼卜工地的专用大巴车。

 

  利比亚的气候很特别,瞬间便让我们感受到了热带沙漠的风情和炙热。我们坐在开往乌姆艾拉尼卜工地的车上,沿途的热带景色和穆斯林特色使我们目不暇接。利比亚驾驶员拉着我们这一车“老外”,感觉十分的开心和惬意,不时通过阿拉伯翻译来和我们交流。行驶一段路程后,绿洲逐渐稀少,茫茫的戈壁、沙漠开始映入眼帘。为了缓解我们旅途的疲劳,驾驶员把自己最喜爱的利比亚歌星演唱的歌曲介绍给我们。浓郁的阿拉伯风格音乐伴随我们一路前行。驾驶员被轻快优美的旋律感染,一边开着车一边随着节奏用手打起了节拍。或许是被这位利比亚驾驶员兴奋的激情所带动,我们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打起了节拍。车速很快,看着驾驶员激动的样子,我们心里却在为行驶安全担心。后来我才听说,利比亚的公路是不限速的,普通公路一百五六十码的车速很正常,即便和对方的车辆发生事故也不需要对方进行赔偿。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驾驶员始终熟练地操纵着方向盘,平坦的利比亚公路不见收费站。我们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行驶,于当地时间第二天早上9点到达了项目部工地。项目经理等领导到场迎接了我们,综合事务部也早为我们安排好了住宿,准备好了早餐,使我们旅途疲惫的身心顿感幸福和温暖。看看四周,心情很复杂,我只知道,我们将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在利比亚构筑大漠花园,在利比亚房建工程项目中放飞新的希望和梦想……

 

  我们买得最多的是电话卡
  来到沙漠中的工地上,我的心里既欣喜又失落。欣喜的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别国的风情和沙漠的风光,以及良好的食宿条件,我们的宿舍环境很好,不但有空调,卫生状况也不错。失落的是,这里太偏僻了,一想到从工地到城市就是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心里就为以后的日子担忧。
  我是一名厨师,所以到了工地一安排好住宿,我就马上到厨房上班了。工地上的厨房空间非常大,十几个人在里面都是走动自如。
  当天晚上忙完后,负责人将厨房人员分成两班倒。早班是早上7点做早餐,随后休息2小时,9点又起来做午饭,12点至中午1点基本结束。晚班于下午3点半至晚上8点负责工人的晚饭。每天的早点是馒头、稀饭、咸菜,中午就是鸡、鸭和牛、羊肉等,没有猪肉和酒水。这些菜大部分都是进口货。
  如果说偌大一个工地上还有一点经济现象的话,那么就属小卖店了。这是工地上专门方便工人而设置的,商品品种不多,只有一些日常用品,而这些日常品也是从赛巴哈省一些市区进购的,小卖店自然是高价出售。如果购物欲望再强烈些,或是想外出散散心,我们就只好到乌姆艾拉尼卜市或周边小镇上。而这样的时间一般是在每周五下午,这半天是我们应有的假期,吃过中午饭后,就找熟人联系上当地车辆直奔市区或镇上。如果到了场镇上天还没黑,我们不得不暂时压抑购物欲望,只能步行观赏街景。因为那里的门市白天是不开门营业的,只有到了晚上才有一番繁荣和吸引人的灯光。原来,这里的公民都是国家拿钱养着,除了清真寺里很早就能够传出清脆的钟声,其他的人们早上都要睡到自然醒,在晚上门市里卖的则是服装、电器、手机等。而我们平时最多买包洗衣粉、香烟、饮料、电话卡等,其中,电话卡是我们买得最多的一样,因为我们平时在工地上感到寂寞时,都是用手机上网和家人、老婆聊天,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我们的工资都打在卡上,每月只能领到70第拉尔的零花钱,70第拉尔已经足够我们买任何用品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挺有意思,利比亚的钞票额度居然有用分数表示的,5角钱是1/2元,2.5角就是1/4元。
  我们的工地位于沙漠深处,可谓与世隔绝。每天从宿舍走出去,只见压路机、挖机等大型机械设备不停作业,至于娱乐节目更是寥寥无几。平时,我们就打打扑克、搓搓麻将,每周一、三、五能放碟片,除此之外,便只能自己用手机上网,找人聊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时,公司在工地上砌了一个超大的屏幕,很多人一起或坐或站在大屏幕前观看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的电视节目,欢度这个盛大的节日。春节时,我们再次通过大屏幕观看了春节联欢晚会,之后,我们还进行了卡拉OK比赛、拔河比赛。为了造气氛,一些具有生意头脑的人在空地上摆起了套圈圈的摊子,奖品就是洗发水。在家乡虽然低级无趣,可是在工地上,却引来大量工人参与。

 

  每天必见的不知名的黑人朋友
  工地上并不全是单一的中国人,还有尼日利亚、孟加拉国等多国工人,但是主要工作还是中国人干,其他国家的人只干点小工。由于我们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交流是难免的。可是这也是最麻烦的一件事。早在来工地前,翻译就教会我们一些日常用语,由于时间短,我们一般都只能记住一些关键的单词。除此之外,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比动作。
  有一位黑人朋友是我们每天必见的人,因为他每天都要来返于工地和乌姆艾拉尼卜市之间,送一些我们需要的物品。他是工地上和我们最有默契的黑人。他好像已经习惯我们打手语,只要我们比划几下,他就能够很快明白我们需要什么。比如我的手机贴膜坏了,需要他从市区带一张膜回来,我就找到他拿起我的手机指指屏幕,第二天,他准能带回一张漂亮的膜回来。在工地上的日子,这位黑人朋友帮我们带回了很多物品,虽然没有酬谢,但他每次都能从我们的拥抱中得到满足,开心无比。

  尽管我们交往了15个月,但是我们都不知道相互的名字和年龄,或许他曾向我们介绍过。由于肤色的原因,我们很难看出他的真实年龄,但是从他的动作敏捷度看,应该就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在每天双方的热情拥抱中,符号一样的名字和虚无的年龄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我们相互就认那张熟悉的面孔。当我们今年离开工地时,特地与他道别,握手的时候,我发现这位乐观的高个男人哭了。现在想来,多么想与这位黑人朋友联络,但是……

 

  在撒哈拉大沙漠疯狂冲浪
  位于利比亚南部的赛巴哈省的乌姆艾拉尼卜市,距首都的黎波里市西南约1000公里,不靠海边,是个内陆城市,当地气候炎热干燥,属于典型的内陆热带沙漠气候,干热少雨,季节和昼夜温差均较大,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干燥地区。所以,在这里呆久了,我们就有两个愿望,一是急切想见到绿洲,因为绿色代表吉祥、幸福和胜利的颜色。二是很想见见撒哈拉沙漠,来到荒漠之地,如果能见到它的壮观便不虚此行了。今年7月,这两个心愿竟然一起实现了。
  有一次,项目部组织人员出去运水,可是工地上缺少人手。我早就听运水车队的人说过,运水沿途能够见到很多美丽的景色,最重要的便是绿色。于是,我找到一位朋友帮忙想办法一同前往。后来在黑人朋友的推荐下,我有幸跟随运水车队出发了。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运水,所以对于我来说,一路上的所有景物都是那样的新鲜。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眼前出现了一片特殊地形的沙漠之地,在这里我看到了一小块久违的绿洲,在绿洲的边沿上,有一排不知名的高大的树,这排树将绿洲清楚地划出界线来。不远处,十几匹骆驼在几只槽边一个劲地埋头进食。当时,我的头脑里就出现了电影里的一幕,一队人骑着骆驼穿越沙漠,在沙漠里经历着各种冒险。
  大概又走了近一个小时,更大的一片绿洲出现了,这里的绿更绿,连墙都是绿的。原来,这是一个当地非常有名的葡萄庄园。葡萄支架占了很大一片土地,此时正是生长季节,这片土地也就成了绿色的海洋。对于在沙漠里生活了十几个月的我来说,这里犹如梦境,这份享受正如当年和女友牵手于湖畔,信步于林荫道。同时,我也真正认识到,原来沙漠里一样有无限的绿色和强烈的生命力。
  取水后,我还想趁这次外出机会去撒哈拉大沙漠玩。后来,当送水队伍回走时,黑人朋友就单独开车送我和另一人前往撒哈拉沙漠玩耍。车行很久,我们总算进入了大沙漠。此时,黑人朋友下车将轮胎放了一些气,说是轮胎软一点更适合在沙漠行进。
  进入大沙漠数里后,黑人朋友突然提速,车子快速奔跑在沙漠里。我只感到身体一起一落,头有点眩晕,大概十几秒钟过后,这种眩晕完全让兴奋代替了。眼前一望无垠的大沙漠,只有我们三人在这里狂奔,就好像在麦田里打滚,海面上冲浪,人狂野的一面暴露无遗。车子也很疯狂,时而冲上一个沙丘,时而沉到一个沙沟,时而旋转着在沙漠里划着弧线。我们一起尖叫,一起站起身来挥动手臂。我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方向,眼前的沙漠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可亲可爱。有点累了,我们跳下车躺在地上仍然静不下来,翻滚着,抓起沙粒紧紧地握在手心,然后再一拳重重地击在沙漠的皮肤上。那天,我们回到工地上已经很晚,又累又饿,可我并没有食欲,而是很快进入了梦乡。

(佚名)


标签: 四川 利比亚 打工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