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打工成农村妇女致富新路 山东国立派出女子去韩国餐厅打工半年攒6万

2020-12-03 09:36:37 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 点击数:302


    出国打工成农村妇女致富新路 山东一女子去韩国餐厅打工半年攒6万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报道

  2020年12月,在韩国济州岛一家餐厅工作的高芳没想到,她的第一个小目标——半年攒6万元人民币,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实现了;如今,她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在韩国出国打工满3年,劳动合同到期的时候,能攒50多万元,回到老家所在的市里,再买套房子!

  “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国际间的人员往来少了,实则不然。”高芳说,短期的跨国旅游没了,但持有长期工作签证到韩国出国打工,畅通无阻。这背后是我国在疫情之下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坚持扩大对外开放“走出去”“保就业”。

  疫情之下,按时还房贷成为大难题

  老家德州农村的高芳已到不惑之年,原来在县城一家婚纱相框厂工作,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工资,一干就是七八年;老公在北京干建筑,每月工资七八千元,每月过万的家庭收入,虽不算十分富裕,但养两个孩子还算可以,2019年初,他们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房,背上了每月3000多元的房贷。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高芳一家原本正常的生活节奏:“我们只留了一万多块钱过年,年前办年货花了4000多,还剩6000多,需要还3000多的房贷,生活费只剩不到3000元;但大年初二,村里就因为疫情封了,进不来出不去,原来的工作单位也不再不招人。”

  高芳一家陷入了坐吃山空的境地,此时他们在思考,过去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是否还需要继续,别看每月过万的家庭收入,那也得干才有啊,不干,一个蹦子儿也没有,必须得有所积蓄,以应对不测风云。然而以目前的家庭收入和花销,根本攒不下钱,月月光。

  高芳算了一笔账,儿子即将高考,每月至少1000元;女儿报了一些辅导班,需要花钱;还有3000多元的房贷,人情世故、礼尚往来,样样需要花钱。“算算就富了,花花就穷了,这就讲的我们家。”高芳说,他们结婚将近20年,只攒了18万元,平均一年攒不一万,去年还因为买房全付首付了。

  差距很大,在韩国出国打工干餐饮起薪人民币1万多

  疫情让高芳一家陷入困境,但如果能做出改变,也不见得是坏事。此时,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发小,十里八村的风云人物——赵强,他结婚没几年就去韩国出国打工了,干了两年,把妻子也接去了,如今不仅在县城一把付买了套房子,还在德州买了房子,留着给儿子结婚用。

  同样是在外打工,差距为啥那么大?高芳去找赵强取经,原来人家在韩国赚外汇,工资待遇水平比国内高得多。举例来讲,同样是在餐厅干后厨,在韩国起薪就是18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一万多元;而在国内从事餐饮行业,一个月三四千块钱就算多的。

  在赵强的引荐之下,高芳找到了总部位于济南的山东国立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出国打工在外,人生地不熟,必须得找个可靠、正规的出国劳务服务机构,以防日后遇到什么问题,好协调解决。”

  而这也是赵强在出国打工这么多年取得的经验:服务机构必须具有商务主管部门颁发的《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对外劳务合作项目必须有中国驻外使馆颁发的《对外劳务合作确认函》;还得具有商务主管部门对给项目审查合格后颁发的《外派劳务项目审查表》。

  “目前有些服务机构不具备上述资格,属于违法经营;与其合作的韩国雇主还违反韩国法律法规,不按韩国法定标准发放工资,违规收取管理费,克扣出国务工者的工资,这都是不允许的。”赵强说。

  方便来往,中韩开启“便捷通道”

  事实上,赵强介绍的只是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韩国出国务工者的工资还会更高。山东国立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董事长侯永智介绍,韩国方面已经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到1822480韩元/月,约合人民币将近1.1万元,2021年1月1日起实施。

  具体到餐饮行业,进入韩国工作基本工资便是185万韩元,工作两三个月转正之后会达到220万-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3万-1.8万元,而且还会有奖金收入、小费收入,餐饮企业都会提供免费的食宿;工作满12个月之后,还会多给一个月的退职金,相当于养老金。

  一般到韩国干餐饮,合同签三年,三年之后可以续签,时间长了还可以把亲人和符合条件的儿女一块带去工作。高芳了解清楚之后,当即就决定接受韩国语培训,培训合格后,于2020年4月6日启程赴韩国出国务工。

  也许很多人会问,4月份正值国外疫情上升期,出国务工就这么方便吗?殊不知韩国有规定,受韩国企业之邀持有韩国长期工作签证的个人进入韩国,并不受影响;同时5月1日,中韩着眼于后疫情时代,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开通“快捷通道”,为重要商务、物流、生产和技术服务人员等来往提供便利。

  保持必要人员来往,促进经济一体化

  如今,高芳在韩国济州岛出国务工将近半年了,攒了1000多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万多元,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存款:“还记得我上次最有钱是在刚结婚的那一年,总共2万元存款,包含了9000元的彩礼,公公婆婆给的买衣服的钱,婚前自己打工攒的4000多元。”

  如今,高芳出国务工一个月的工资相当于此前家庭总收入,她也有了更大的目标,等工作满三年,要攒50多万元,也要像发小赵强那样,到市里买个房子,留着给儿子结婚用。如今儿子经过高考读大学了,学国际贸易专业,她希望未来儿子也能跟她一起来韩国出国务工,为国家赚外汇。

  高芳的这种愿望并非遥不可及,如今中韩双方已经约定,完善并逐步扩大“快捷通道”适用范围,加快“一带一路”倡议和韩方国家发展战略对接,提升双边自贸水平,助力两国经济社会复苏发展。

  同时,双方还要保持必要人员往来,积极开展复工复产合作,在成功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基础上,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进程,促进地区经济一体化,朝着建立亚太自贸区的方向努力。

  到韩国出国务工,高芳也感受到了国外迫切需要普通工作人员:“以我所在的济州岛餐饮业为例,人们几乎不做饭,一日三餐全在外面吃;而且因为疫情,韩国也不建议国民出国旅游,于是人们都涌向济州岛游玩,导致这里餐饮业用工需求量非常大,待遇也相对较高。”

(佚名)


标签: 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出国打工 出国务工 山东 女子 韩国 餐厅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