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30余人各缴3万出国劳务费 从此无下文

2011-09-01 15:00:06 成都商报 点击数:3468


    去年3月,在四川成都一职介所听说有一个去加拿大务工月薪过万的工作,新都的30余人各自缴纳3万元的出国费,与劳务公司签了合同。没想到,他们等了一年半,仍旧没有出国务工。

    近日,他们找到了职介所,想要回那3万元。8月30日,职介所负责人与几名求职者一起到公安局报了案。 

    事件经过:交了3万元 等了一年半还没出国

    8月27日中午12时许,新都区上南街178号“如意职业中介所”门外围着30余人,其中一名刘姓女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去年3月,她到这家职业中介所找工作,发现了一个能到加拿大的建筑工种,当时招聘资料上介绍说:双休,40小时/周,每小时16加元到20加元,加班1.25倍到2倍;中专、技校以上学历,会基本应急英文即可。

    刘女士说,当时,她从职介所负责人处得知,按照汇率计算,每小时能拿到100多元人民币,按照每周40小时计算,一个月能拿一两万元人民币。她随即回家将消息告诉了家人。老公随后来到如意职介所,与一名自称是成都市金满堂劳务派遣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钟代泽签订了合同,并缴纳了3万元钱。可是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年半,他还没有出国工作。

    和刘女士有相同经历的,还有30余人。在段先生提供的与成都市金满堂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上,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合同签订日系去年3月29日,乙方为成都市金满堂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合同有效期为一年,甲方向乙方缴纳3万元,用于办理前往加拿大工作的相关费用等。“违约与赔偿”中还提到,乙方如果在委托人准备材料齐全和前期费用完善后6~8个月内提供不出雇主批文,客户要求退出申请,乙方应退还3万元。

    段先生认为,合同上明文规定缴纳3万元后的6~8个月就能出国,而如今已过去了一年半,超出合同约定期限已大半年,他还是没有接到关于出国务工的任何消息。现在他只想要回这3万元钱。

    可是,当他们拨打合同上留下的座机号码时,总是无人接听。拨打劳务公司法人代表的手机,那名钟姓男子数次称在外出差,无法赶回成都。无奈,段先生等人来到“如意职业中介所”,希望负责人青世良给他们一个交代,并“交出”金满堂劳务派遣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得到的回复是,职介所只负责职业介绍,没有参与签订合同和收钱等。

    劳务公司不露面 中介所和求职者报案

    8月27日中午,如意职业中介所负责人青世良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这起事件中,他也是一个受害人。据他了解,在合同上落款的钟代泽,是金满堂劳务派遣公司的法人代表。几年前,他们在一次业务学习会上结识,但私下几乎没有接触过。去年3月,钟代泽来到他的职业中介所,告诉他自己的劳务派遣公司,有个向加拿大输送劳务人员的项目,希望青世良帮他募招务工人员。当天,钟还将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的复印件,交给青世良留底备用;4月,钟又交给青一张四川省成都市金满堂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的委托书。而也正因为有这些证件和委托书,青世良觉得这家劳务派遣公司很正规,于是便按照材料如实宣传,向求职者介绍月薪过万的工作。不过他只起到职业介绍的作用,与求职者签订合同、收钱的人,是金满堂劳务派遣公司的法人钟代泽。

    8月29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再次来到新都如意职业中介所,青世良介绍,大约一周前,求职者找到他时,他就立即与钟代泽电话联系,但对方每次都称自己没在成都,他又到其位于成都的公司和位于金堂(微博)的住处去找,还是没有见到钟代泽。

    28日晚上,他再次与钟代泽取得联系,双方约定晚上11时在金堂见面。当他和几名求职者代表如约到达时,却没有见到钟代泽本人,作陪的是两名陌生男子,喝茶喝到29日凌晨,仍没有见到钟代泽。29日上午,职业中介所再次致电钟代泽,对方回应会立即从仪陇赶赴新都解决此事,可直到当晚8时许,青世良也没有接到电话。

    8月27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按照青世良提供的成都市金满堂公司的名片,拨打了法人代表钟代泽的电话。钟代泽在电话中表示,他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成立已有5年时间,去年3月到10月,共有60多人在新都区的如意职业中介所报名,签订合同和收钱都是他负责的。但由于要去加拿大的人很多,签证很难办理,要等一年零八九个月才能出国,才导致这60多人至今未能出国务工。目前,他已经将30多人缴纳的费用退回。因为资金需要一定的周转期,待9月中旬,若剩下的人还没有出国,他将会想办法退钱。

    当记者提出想与他面谈时,钟表示,他在仪陇,暂时不能离开。待9月10日左右回到成都后,会立即处理这件事。

    昨日,青世良和几名求职者,到新都区公安分局处报了案。

    职介所 想收建档费 明知违规仍